青岛
学会动态
让中国深度直抵万米
访问数量:207发布时间:2018-09-11

        他的名字或许你不知道,但他干的事你肯定佩服,——他要下到海底一万米!知道吗?有史以来到达这里的,只有三个人!

        他是一位最不安分的科学家,研究所所长不当,偏要走向市场挑战极限!

        他是一位不可思议的父亲,给儿子买房的200万元,被他拿去做了试验!

        他是一位难以想象的朋友,十亿元资金没有着落,他让师弟的公司彻底改行,帮他筹集十亿元!

        他,就是挑战深渊极限项目总设计师——崔维成。

超级台风差点搅黄一千米海试,

他第一个报名下潜

        崔维成这个名字似乎不那么如雷贯耳,但“蛟龙号”可是名满天下!没错,他正是我国第一艘载人深浅器“蛟龙号”的副总设计师。

        2002年7月,他被派到无锡的中船重工702所当所长,研发7000米级载人深潜器。无法想象,当时他手下的研发队伍不足20人,包括崔维成在内,没人见过载人深潜器长什么样子。

        这种情况下他们白手起家,边学边干,硬是把“蛟龙号”做了出来!2009年8月,“蛟龙号”迎来1000米深潜试验。不料,试验刚一开始,海上就刮起了可怕的莫拉克台风。风浪把船都要掀翻了!担负下潜任务的8名试航员都很害怕,没人敢下去。试验眼看就要黄了!在这个节骨眼上,崔维成主动请命,带头下潜。他说:“我在这样的岗位上带头下去,是理所当然的事。”

        试验成功了!但由于紧张劳累过度脱水太厉害,崔维成得了重病。他免疫力低下,不仅正常的吞咽无法完成,甚至连水都不能喝。只能靠葡萄糖和盐水为身体注入养分。他不得不长时间接受激素治疗,吃药吃了整整一年多。

        2012年,“蛟龙号”创下7062米的下潜记录,成为世界上下潜最深的作业型载人潜水器。走出舱门的那一刻,他欣慰地笑了。

辞去所长走向市场,

他开创科学家和企业家联手新模式

        “蛟龙号”成功后,崔维成被授予“深潜英雄”荣誉称号。他将迎来一个科学家的最高荣耀。获大奖、申报院士都将一路畅通。但就在这个时候,崔维成突然做出一个决定——辞去702所所长职务。这个决定让所有人包括他的妻子都不理解。刚刚功成名就,为什么非要辞职呢?

        原来,“蛟龙号”成功后,按照科技部交给702所的任务,当时是先做4500米潜水器的国产化。而崔维成认为,这个时候应该趁热打铁,直接冲击万米载人深潜器,让中国人成为马里亚纳海沟的第四位访客。如果坐失良机,在这个领域中国就被动了。

        当时崔维成的想法很简单,既然国家暂时没立项,那就自己先干。自己干?说得轻巧,造一台万米级载人深潜器和配套母船,总的花费超过10亿元。这么多钱上哪去弄呢?这在常人看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但正是这个“天方夜谭”,让崔维成开创了中国科技界不同以往的新模式——科学家和企业家联手,共同完成科研项目。

        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,崔维成首先发动亲戚朋友筹集了七八百万元,这其中包括妻子的二百万元——这原本是留着给儿子买房的钱。

        虽然有了七八百万元的启动资金,但这点钱对一个10亿元的大项目来说,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。剩下的九亿多从哪来呢?崔维成又想了一个办法。他要找一个投资人,让这个人成立一家公司,运用他的科研成果开发各类海洋产品,以此来赚钱。然后把赚来的钱用于搞科研。这个人选,崔维成都想好了,就是他大学的师弟——吴辛。吴辛本来在上海经营着一家城市规划设计公司,生意做得挺好。现在,崔维成要让人家放弃原来的业务,跟着他改行去做海洋产品开发,帮他筹集10个亿,这事谁听着都不太靠谱,吴辛能同意吗?

        崔维成真的去和吴辛谈了。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反复陈述这件事的重要意义和美好前景,最后,吴辛真的放弃了自己原来的城市规划设计业务,成立了上海彩虹鱼海洋科技股份公司。科学家和企业家联手起航了!

        很快,吴辛就找到浙江一家民营企业,造出了一艘4000吨级的科考母船——张謇号。新模式下彩虹鱼公司生意做得不错,头脑精明的吴辛借用崔维成的专业优势,不仅将“张謇号”投入商业化运营,还开辟了独树一帜的海洋大数据业务,在业界广受青睐。“彩虹鱼”公司的业务节节攀升,未来上市的希望越来越大。崔维成的前途又迎来一片光明。

有机会成为最有钱科学家的时候,

他退出了

        彩虹鱼公司如果上市,作为创始人崔维成可能会变得非常有钱,甚至成为中国最有钱的科学家。但是,崔维成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——和彩虹鱼公司划清界限。他说,如果队员们整天想着股票的涨与跌,“那就没心思搞科研了。海试的时候他手上的螺丝帽少宁一圈,所有人就有可能葬身海底。”

        因此,为了保证所有科研人员以简单纯粹的心态全力攻关,崔维成把自己带领的海洋大学研发团队和彩虹鱼公司截然分开。所有研发团队人员包括崔维成在内,都是只拿固定薪酬,不占彩虹鱼公司一分钱的股份。

        只爱科学不爱钱!这种事只有崔维成能做得出,也只有师弟吴辛能够理解。吴辛说,崔维成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单纯、执着、心无杂念,只为追求心中的梦想。“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”当年孔子称赞得意弟子颜回的这句话,简直就是为崔维成写的。

        更难以置信的是,崔维成作为一名享誉世界的科学家,他的生活简单地令人难以想象。他穿的衣服都是几十元一件的便宜货;他吃饭只需要几个包子一碗粥;他没有自己的汽车,平时出行都是坐公交地铁;他的房子是90年代的老房子,只有60几个平米,但他从来没打算换新房。他将自己的一切都投入了科学研究,投入了万米级载人深潜事业。

        在不同场合很多人都会问崔维成同一个问题:“2020年能否成功下到马里亚纳海沟海沟沟底呢?这个问题,崔维成还真的无法回答。如今,万米级深海实验的各项难关已经被逐步攻克,但是最大的难题还是资金。至今,资金的缺口仍在两亿元左右。这是他的最难跨越的一道障碍,这是他实现梦想的最后一步!

        困难很大,压力也很大,不过崔维成很乐观,“我慢慢地去找,一边找一边干,这个项目总是可以做完的。”

1、崔维成在研制“蛟龙号”研制和海试过程中带领团队怎样攻坚克难呢?

2、茫茫深海之下又究竟有着怎样的生命形态与奇迹?

3、前路漫漫,崔维成又怎样完成自己的深渊挑战?


本文转载自:央视财经人物周刊

地址:青岛市市南区福山路32号
邮箱:csol@qdio.ac.cn
电话:0532-82893662、82898636
传真:0532-82893932
Secure © chinese society for oceanology and limnology - 2015.com    技术支持:青岛新视点